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连钻石港湾文化传媒工作室

发现身边美 传递正能量

 
 
 

日志

 
 
关于我

军旅生涯二十载,先后经历过戈壁沙滩风霜雨雪、军事院校超常训练、基层连队摸爬滚打、政治机关舞文弄墨的磨砺,当祖国面临转业干部安排工作困难之时,我毅然选择自主择业的方式转业到大连,先后在一家报社新闻部、区委宣传部、市委创建学习型城市办公室、中远集团旗下的海洋工程总部及区法院等单位工作。回顾转业到地方工作的人生经历, 通过与不同层面和不同行业里的人和事打交道,目睹了人生百态,品尝到了更多的苦、乐、酸、甜,赢得了一笔人生的宝贵精神财富。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菜贩的反抗代价(图)  

2011-05-10 17:47:02|  分类: 法律在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菜贩的反抗代价(图) - 静水深流 - 静水深流

今年5月5日,因太胖而被抓住的于新同以间接故意杀人罪出庭受审。

一个菜贩的反抗代价(图) - 静水深流 - 静水深流

一个菜贩的反抗代价(图) - 静水深流 - 静水深流

被害人王三生前经营的菜摊

  凌晨一点半,正在睡梦中的王丽(化名)接到丈夫“佳木斯”的电话:“我还有半小时就到市场了。”她赶快起身,收拾片刻,就出门往水屯市场走去。如同北京众多大市场的菜贩,她的劳作时间是夏天2时至8时,冬季4时至10时。

  然而,王丽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离去?生活的压力让她难以舍弃多年的谋生手段。留下?弟弟王三被杀,已经彻底打乱了她的生活。为弟弟讨回公道,成为她这一年来的主要目的,以至于生意受到很大影响。

  王三,大名王成国,黑龙江人,以在昌平区水屯市场经营豆芽为生。去年5月5日凌晨6时,王三在水屯市场被菜霸持刀捅死,年仅30岁。今年的5月5日,此案开审,本报曾以《小豆芽惹下大命案》为题进行了报道。庭审时,记者对这起血案有一系列的问题想问:它的成因?我们到底是该顺从还是该反抗?或者,在一个好的环境下,我们根本用不着这样的选择?

  于是,有了这次的采访。

  菜市场的垄断之道

  北京水屯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位于昌平区水屯村南,紧邻八达岭高速的高科技园区出口。该市场的经营口号是“立足京北,面向全国”,昌平区和延庆县的绝大多数菜贩,都是从水屯市场进货。

  王丽租住在水屯村的平房里,她从家走到市场摊位,只用10分钟。每天凌晨,绰号“佳木斯”的丈夫都会开车拉着满满一车蔬菜,在进京方向的高速路上用电话叫醒媳妇,两人于两点前在市场见面。

  “菜市场里垄断的方式很多,不完全是靠武力解决问题的菜霸。”接受采访时,“佳木斯”这样对记者说。在凌晨两点客户登门前,市场里的菜贩们会在内部先来番“地倒”。有的菜贩会在市场里走一圈,看看各种菜今天的进货量有多大,然后根据以往的销货经验,来决定是否全款收购某种蔬菜,在当天形成垄断优势,然后再加价出售赚取利润。

  还有一种“垄断”属于价格联盟。几家经营同类蔬菜的菜贩,商定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价格。如果这种价格联盟能让市场管理员默认,管理员不再批准新的同类经营者进入市场,垄断就会持久。

  最被菜贩们痛恨的垄断,就是菜霸。菜霸会用暴力相威胁,禁止其他人经营同种蔬菜。面对暴力,菜贩们只有两种选择:屈从或者抗争。

  王三死了,死于菜霸的利刃和砖块之下。市场里的菜贩们都以为,王三死于抗争。

  菜贩临死前的选择

  “佳木斯”从车上搬下一袋袋的圆白菜,过秤后放到一边,妻子王丽则在一旁时不时地搭把手,并负责收取货款。男人干力气活,女人管账,是菜贩这行的“规矩”。

  王三出事前,和姐夫“佳木斯”在同一摊位做买卖。姐夫主要经营大葱和圆白菜,王三批发豆芽。每天凌晨,王三的媳妇也会来帮丈夫。有时候,王三的母亲也来市场,帮儿子撑开装豆芽的口袋。

  自从王三在北京站住脚,并结婚生子,王三的父母就从老家来到北京,和儿子共同生活。王三租了两间平房,每间10余平方米大小。

  王三的母亲哭着说:“其实我儿子真不打算干了,那些人三天两头找茬儿,没法干了。出事前一天,他还跟我说‘妈,我不弄豆芽了,明天把一些存货给处理了,给固定客户交代一下’。没想到,这最后一次卖豆芽,就把命给搭进去了。”

  原来,为了苟安,菜贩王三的本意,是要对菜霸选择屈从。然而,对方过于嚣张,又最终激怒了王三。

  “佳木斯”走到菜摊前,比划了去年5月5日案发时的情景。去年5月5日凌晨6时,凶犯于新同和一名同伙来买10斤豆芽。王三看出来者不善,他对媳妇说:“多给他们点。”于是,于新同多得了半斤豆芽。过了几分钟,主谋宋彬彬带着于新同等共9人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以豆芽里有沙子(实为宋彬彬故意放进去)为由,开始砸摊。豆芽桶被踢翻,四五千斤豆芽散落一地。

  在宋彬彬等9人欲逃离现场时,王三揪住跑在最后的胖子于新同不放。于新同急了,掏出刀子连扎王三胸部数刀。“佳木斯”上来紧紧抓住于新同的双手,王三慢慢地躺在地上呻吟,左胸部冒血,他还说:“别让他跑了,别让他跑了。”

谁是真正的菜霸

  “我和丈夫在水屯市场10年了,一直卖圆白菜,像这种每天进货量特别大的菜,是没有菜霸的。像这圆白菜,多的时候我这一个摊上就有10万斤。”王丽说,进货量和需求量都大的菜,不易控制,菜霸们更喜欢垄断豆芽、蘑菇、藕之类的蔬菜。

  而对于至今在逃的宋彬彬,王丽坚持认为,他也只是被人雇用的棋子,真正的幕后主使,是水屯市场多年来的菜霸。

  王丽说,以前市场里共有四家卖豆芽的,看上去互相还有竞争,其实都是杨某一家的,分别由杨某的父母、媳妇等人经营。杨某平时不露面,只在有事要摆平时才夹着个黑包带人过来。

  王三原来给姐夫打下手,从2009年下半年开始自立门户,并看上了豆芽这个冷门生意。然而,王丽说,他卖豆芽的第一天,杨某的父亲就走过来说:“谁的豆芽?谁让你卖的?我告诉你,不要再卖了。”王三说:“我凭力气赚钱,凭什么不让我卖,你找个管事的出来说。”第二天,杨某的母亲又过来了:“叫你别卖了,你怎么还在卖啊?”第三天,杨某出面了,他把王三叫到一辆车上,威胁了半晌。在姐姐眼里属于“爱打架的”王三屈从了,他放弃了原来的低价货源,开始高价从杨某家进货。

  事情在去年初发生了转折,杨某在一起交通事故中身亡。于是,王三再次从质优价低的豆芽厂家进货,并在短时间内成为水屯市场最大的豆芽批发商。王丽说,由于杨某死亡,其父母不敢再来明目张胆地威胁,但仍对客户们放话说“你们怎么都去王三那儿上豆芽了?看着吧,过几天就要王三好看的”。

  五名案犯至今在逃

  让王丽坚持主谋另有其人的证据,缘于逃犯宋彬彬的户籍。宋彬彬系辽宁人,而王丽所指称的杨某一家,也是辽宁人。王丽认为,不是业内人,不会知道豆芽的利润有多大,如果没人指使,宋彬彬不会想到来垄断水屯市场的豆芽。王丽表示,应该调查宋彬彬以往的通话记录,看是否与市场里的菜霸有长期联系。

  但是,王丽的说法,未得到警方的认可。宋彬彬曾在案发前两次威胁王三,案发后,涉案9人中,除于新同被王三和其姐夫当场抓住外,屈凤亭等3人投案自首,宋彬彬等5人则逃走,至今还没抓住。

  宋彬彬绰号“大驴”,是辽宁人,而他所带的“马仔”,却均为北京人。其中已经归案的于新同年仅19岁,是昌平区人,28岁的屈凤亭是延庆县人,23岁的高天是丰台区人,23岁的韩旭是昌平区人。

  从去年5月案发以来,王丽一家每周都要去公安局跑一趟,询问案情的进展,打听有没有抓住逃犯。每次去都抱着很大的希望,但每次都失望而归。直到今年3月,律师告诉他们不用去公安局了,说案子已经公诉到法院,能不能抓到宋彬彬等,只能慢慢等了。

  王丽的母亲在案发后1年来,没再迈进水屯市场一步。5月7日,老人家听到记者来采访,坚持要来看看。一走到摊位前,老人家就扑过去痛哭:“我儿子就在这儿被杀了啊,这些没人性的,我儿子躺在地上流血,他们还用砖头乱砸。”

  犯罪嫌疑人高天供述说,在发现于新同没跑出来后,宋彬彬带着他们捡了不少砖头返回去,并把砖头往围着王三的人堆里扔,当时的情景就是砖头满天飞。

  市场的新气象

  王丽数了数市场的豆芽摊,已经有7家了,他说这是弟弟用命为菜贩们争来的。但是,让她愤怒的是,她眼中的菜霸,又去垄断其他生意。她说:“像毛豆和花生,正是应季的时候,为什么只有一家卖,这正常吗?”

  她已经无心经营买卖,丈夫“佳木斯”也累得够呛,他最忙的时候,3天只睡过7小时,走路都直打晃。“佳木斯”说:“这市场里,每年都有因为疲劳驾驶没命的,有什么办法,经营大路菜今天赚明天赔,利润小,大家都舍不得花钱雇人,只有自己开车从外地拉货。”除了忙生意,“佳木斯”还要三天两头陪着妻子为王三的事奔波,经常有老客户给他打电话问:“你今天怎么又没菜啊?”他只好说:“这两天有事。”

  王丽还给相关部门举报称有菜霸垄断,接待她的工作人员怀疑地问:“现在社会上还有黑社会搞垄断?不可能。”王丽说,她现在的目的,一是把背后主谋给揪出来,二是严惩几个案犯,要不他们还会祸害别人。 巧合的是,法院审理王三被杀一案,正好是今年的5月5日。这在王家人看来,在王三的忌日审理凶手,是一种天意。当天开完庭后,王丽和父母到路边给王三烧了纸钱,告诉他这一年来案子进展情况,并念叨着一定会把他儿子给带大。

  王三被扎死时30岁,留下一个4岁多的儿子。如今,他父母负责抚养孙子。而对王丽和“佳木斯”来说,是听从亲友的劝告,带父母离开这块伤心之地,还是留下来,继续日复一日的贩菜生活,这是一个两难选择。

 

记者手记

  菜霸自古有之,《水浒传》里的镇关西郑屠,就是出身草根阶层的肉霸。“霸”有大有小,大的“霸”石油,小的“霸”蔬菜,都想沾垄断的光。

  北京的菜霸不少,丰台法院判过葱霸,朝阳法院判过莴笋霸、松花蛋霸,一中院又审了豆芽霸。不管哪种菜,一旦被霸,必然像汽油一样价格不停涨。新发地的葱霸被抓后,北京的葱价下降了13%,有心人可以算算,葱霸活跃的那两年里,北京市民多花了多少买葱钱。

  面对菜霸,正当经营的菜贩们总是处于两难选择。反抗吧,对方人多势众,而且阴招不断。屈从吧,要么退出这个行当,要么让菜霸提成。而当菜贩们想求助时,却发现该帮自己的人没有及时出现。“佳木斯”说,王三死的时候,保安比警察还晚到现场。

  打击菜霸,需要市场管理方加强对正当经营秩序的维护,需要警方对动辄殴打菜贩的恶势力加强打击。否则,菜贩们没有安全感,在面对菜霸时的两种选择,就会只剩下一种。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