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影像写人生工作室

以影像记录生活,用心灵感悟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军旅生涯二十载,先后经历过戈壁沙滩风霜雨雪、军事院校超常训练、基层连队摸爬滚打、政治机关舞文弄墨的磨砺,转业到大连后,先后在一家报社、区委、市委、中远集团旗下的一家海洋工程总部及区法院等单位工作,通过与不同层面和不同行业里的人和事打交道,目睹了人生百态,品尝到了更多的苦、乐、酸、甜,赢得了一笔人生的宝贵精神财富。

网易考拉推荐

华人母女如何对付老美邻居的窥视  

2010-12-14 13:25:44|  分类: 休闲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美国,一般说来,大多数人都很友善,邻里关系也很好相处,有相敬如宾的,有亲热如家人的……但是有时也有不尽人意事情发生,比如:邻居的窥视,本文的主人翁玲的对付方式,我想值得大家借鉴。

华人母女如何对付老美邻居的窥视 - 高娓娓 - 高看美国

                                                                       ↑朋友玲的家

最近这段时间,经常去一个朋友家,去她那里混吃混喝,我们一起谈天说地,非常开心。她是一个十分能干的巧妇,家里布置得很温馨、细致。她和女儿一起生活在一个温馨美丽像公园一样的社区,周围的邻居主要以白人为主。

 她的房子是自己买的,而且大到房间隔断,小到一些小摆设,都是她自己设计装修的,很有格调。每次到她家瞎聊,我都特别开心。

她做事情很细致,我非常喜欢看她把买来的鸡肉一块一块切开,再把鸡肉、鸡皮、鸡骨分开,然后再用纸巾把鸡肉的水吸干,再用保鲜膜一块块包好放进冰箱里,那样子,像在插花,弄艺术品,很享受,很欣赏很羡慕她这种小女人风情。

哦,我忘了介绍她的背景,了解她多一些之后我才知道她并非只是家庭小主妇,她做事情那样仔细跟她的职业很有关系。

她叫玲,毕业于四川外语学院英语系。她移民美国前就在重庆一家国际贸易公司作了十年的交易员。曾多次在广交会上与外商签订大宗国营企业出口合同。

来美以后,重新学习,刻苦读书,取得了美国商学士学位和注册会计师(CPA)资格。现在曼哈顿一家老美公司担任财务主管,手下管理好多个不同肤色讲英语时好多讲不同口音英语的人呢。

她的经历,应该是典型的成功移民人士:在国内已经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和外语基础,移民后,通过努力,在美国获得了一定的生活资本和社会地位。

她应该可以说是很多初来乍到的移民者的偶像:有受人尊敬的职业,有漂亮的房子,有如花似玉正在上大学的女儿……

 那天,我如约来到她家,正在门口按门铃,正好碰上她楼上的邻居乔(一位白人美国先生)带着两个孩子,从楼上走下来,往楼下的花园去。这个男人很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我报以热情的问候,还逗了孩子们几句。这时我的朋友玲来开门了,见到我跟他说话,马上用中文跟我讲,不要和他聊,那个男人有问题。

我一听,马上不动神色地打量那个男人。看外表,他长得也还比较帅,不像有什么问题啊?但是我相信玲的忠告,然后马上和她神色如常地进她的家里。

华人母女如何对付老美邻居的窥视 - 高娓娓 - 高看美国

                                             ↑这个小单元住三户人

一进她家门,我就好奇地问:乔怎么有问题了?快告诉我。

玲告诉我,她和女儿刚搬来这里半年多一点,有一天,她发现有人窥视她们。

我觉得很奇怪,就问:你怎样知道是他在窥视呢?

玲给我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有一天晚上,她在卫生间洗漱,她可爱的小狗在一旁摇着尾巴等她。突然,小狗眼睛盯着连接客厅与后院的大门,然后大声叫,她抬起头来,看见门帘上一个男人的黑影,那黑影听见狗叫后蹑手蹑脚慢慢从后院逃走。

                                            ↓ 就是在这门外有人窥视

华人母女如何对付老美邻居的窥视 - 高娓娓 - 高看美国

玲当时吓一跳,正想着要不要报警。接下来,没过多久,玲就听见楼上乔夫妻的争吵,接着又听见楼上摔东西,砸东西的声音。

在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玲所在的社区,房子修建得很特别,总体说来是3层的楼房。但是因为是依着山坡建的,所以房屋的正面看是3层,但是从房屋的后面看,好像就只有2层了。

华人母女如何对付老美邻居的窥视 - 高娓娓 - 高看美国

                                                  ↑依着山坡建的房子

这个社区的房子是建筑在这样的小山坡上,小坡的正面花园刚好和另一面的房子的窗口在同一地面,有点像重庆的建筑,从这边看是一楼,从另一边进去是二楼。


华人母女如何对付老美邻居的窥视 - 高娓娓 - 高看美国

                                                     ↑从这边看好像只有两层

华人母女如何对付老美邻居的窥视 - 高娓娓 - 高看美国

                                                  ↑其实房子是三层的

而玲的房子在一楼,所以楼上的人,轻而易举地就可以从小坡这边的花园看到玲的窗户。

华人母女如何对付老美邻居的窥视 - 高娓娓 - 高看美国

                                          ↑正对着玲的窗户的花园

  那次以后,玲怀疑那个窥视的身影就是楼上的邻居。

又有一次,深更半夜,玲突然被一个踹玻璃窗户的声音惊醒,她发出尖叫,接着听见急急离开的脚步声,真奔楼上。那时玲的家正在装修,也许来偷看的人以为家里没人。

华人母女如何对付老美邻居的窥视 - 高娓娓 - 高看美国

                                            ↑邻居的窗户和玲的窗户

 这次玲完全肯定,偷看的人就是楼上的邻居。

她和女儿出去查看,在窗前发现很大很深的脚印,把刚刚种下的花都踩死了,幸好窗户的玻璃很厚、很结实,没有破。

紧接着,她又听到楼上夫妻的争吵声,还有摔东西、砸东西的声音。

这时候,玲想到的是不能让这样的事再发生。

自己在在这社区买下房子,在这里安家。而家应该是让人放松的地方,在家里,我们应该享有安全、幸福的生活,不应该担惊受怕。所以,她报了警。

几分钟后,警察来了,取证脚印,单元的另一位邻居珍妮和先生也惊醒出来,玲知道,她没有证据,不能说是楼上的邻居,在美国,邻居可以告她诬陷。仅有的脚印,在没有对证之前,还不能证明偷窥者就是楼上的乔。后来,警察以他们夫妻的吵架影响他人休息,而警告了他们,当晚还带走了妻子,目的是为了保护女性。

 第二天,玲和珍妮说起此事,珍妮有同感,也认为是乔干的,珍妮愿意在他们中间协调解决这件事情, 珍妮和乔家住在这里很久了,他们是好朋友,他们经常在花园里一起吃饭,也经常邀请玲和女儿,他们对玲和女儿也非常热情。

 玲和珍妮都想不通,现在为什么乔会这样?

玲理直气壮,不卑不亢地说,我们都为美国纳税,我们都是这个美丽社区的居民,享受同样的权利和尽同样的义务,我不希望我的生活受到干扰,希望他们自重,不然,我们就会利用法律武器。如果他们不道歉,保证今后不再出现此类问题,她首先要告诉社区管理委员会,让他们将此事记录下来,再利用那天警察的脚印取证加以指证,然后通过法律手段,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玲说,除非他本人来赔礼道歉,并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玲还说给他两天的时间。

两天后,楼上乔和妻子来了,郑重道歉。

玲还说,你可以不喜欢我,我不要求你喜欢我,但你必须尊重我的生活,不要打扰我。老美邻居除郑重道歉外,并保证再不发生,妻子也再三表示,她的先生觉得很难堪。从此以后,窥视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

 后来,那位先生,每次都会和玲打招呼,见到玲的客人也会热情地打招呼,但乔的夫人从那以后,见到玲就像见到陌生人,那家的孩子还和以前一样和玲打招呼,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

 玲和我谈到此事,认为乔先生很古怪,无法解释他的行为,开始那么友好,是对中国女性好奇,还是对中国人的歧视?但是又好像都不是。也可能是因为那位邻居那段时间心情不好?有时玲看见他跪在花园里祈祷,他是一位音乐人,他自以为自己很出名,很成功,可是后来,金融危机,他失业了,心里不平衡,所以才有失常行为?

玲想不通,也说不清。那以后,玲觉得很安全,玲觉得那家人就有点怕玲。

  玲说:我们就应该这样,保护自己,保证自己的权益,在美国,在异国他乡,举目无亲,学会用法律的武器,虽然这种事情很少发生,但如果发生了,我们要知道如何对付。

  我严重赞成华人母女如何对付老美邻居的窥视华人母女如何对付老美邻居的窥视华人母女如何对付老美邻居的窥视,也是我写这篇博文的目的。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