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连钻石港湾文化传媒工作室

发现身边美 传递正能量

 
 
 

日志

 
 
关于我

军旅生涯二十载,先后经历过戈壁沙滩风霜雨雪、军事院校超常训练、基层连队摸爬滚打、政治机关舞文弄墨的磨砺,当祖国面临转业干部安排工作困难之时,我毅然选择自主择业的方式转业到大连,先后在一家报社新闻部、区委宣传部、市委创建学习型城市办公室、中远集团旗下的海洋工程总部及区法院等单位工作。回顾转业到地方工作的人生经历, 通过与不同层面和不同行业里的人和事打交道,目睹了人生百态,品尝到了更多的苦、乐、酸、甜,赢得了一笔人生的宝贵精神财富。

网易考拉推荐

公安局长的“微博”腐败日记  

2010-12-10 11:08:24|  分类: 休闲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继年初广西来宾烟草局长韩峰之后,11月,湖北恩施州公安局副局长谭志国也成为新版“日记门”的主角。相较传统实名举报,“网络日记”俨然成为反腐的一种新潮流。


继年初广西来宾烟草局长韩峰之后,11月,湖北恩施州公安局副局长谭志国也成为新版“日记门”的主角。相较传统实名举报,“网络日记”俨然成为反腐的一种新潮流。

记者_齐介仑 实习生 陆二佳 湖北恩施报道

从11月14日接到天涯社区一位版主问询开始,湖北恩施州建厦房地产公司老板贺孝辉,就不断接到记者的采访电话。问的都是同一件事:天涯社区上一个题为《腐败书记微博》帖子的真假。

从11月12日下午5点15分开始,一个ID为“某_书_记”的网友,在“八卦江湖”版里,一连三天,以连载直播方式,密集贴出100多条某地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的日记。

这些日记从1999年3月开始一直写到2005年,每条字数两三百字左右,长短似微博,所记的内容包括行贿受贿、官商勾结、权色交易等。到11月15日帖子被删之前,仅在天涯点击量就已超过104万,回复超过2600条。

在年初广西来宾烟草局长韩峰日记热曝之后,这样的“日记”在网络论坛上频出。只是,这一次,“某_书_记”给出的信息更富指向性,如“XF县公安局”、“ES市”、“BD县公安局”,以及一些具体的名字和地名,如“覃子斌”、“贺孝辉”、“蓝姐餐馆”、“小渡船派出所”等。

很快,网友人肉搜索出日记“主人”为“湖北省恩施州公安局副局长谭志国”,日记里的英文标注地,也分别被认定是湖北省“巴东”、“咸丰”、“恩施”等地。而那些实名实姓的也确有其人。

“我只能说,涉及我的部分,基本上是属实的,其他的我不了解。”这句话,贺孝辉说了三遍。

贺孝辉并不讳言,自己在半年前,和公司搭档汪学平一起,通过网络发帖以及向恩施州纪委实名举报过谭志国。但是,与自己实名举报毫无效果相比,这个媲美“韩峰日记”的帖子,直接让谭志国卷入舆论旋涡之中。

真局长站出来

日记的首篇,是男主角对仕途的向往:“99年3月,任命终于下来了,我如愿以偿地坐上了XF县公安局局长的宝座,虽说只是平级调动,但这里离自治州的心脏更近,会有更多的机会,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从1999年3月到2005年,从巴东到咸丰再到恩施,谭志国的为官轨迹,与日记里所记载的并无太大出入。记者查阅谭志国的履历显示:1960年4月出生的谭志国,1997年任巴东县政法委书记兼巴东县公安局局长,1999年3月任咸丰县公安局局长;4年之后,谭志国任恩施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2010年2月,根据恩施州政府官网信息显示,谭志国被任命为恩施州公安局副局长。

此外,日记提供的内容显示:覃子斌用金钱、女色攻破了谭志国的心理防线,两人很快发展成“铁哥们”,谭志国通过运作帮覃子斌以低廉的价格拿下恩施市地块,而覃则帮谭志国在省里打点人际关系。

关于日记中提到的房地产开发商覃子斌,本刊记者调查到,目前覃子斌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羁押,而覃与谭的关系,在恩施很多人都知道。

与韩峰的“躲避”不同,谭志国选择高调地站出来:11月15日,他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采访。

“矛头是指向我,但这个肯定不是我写的日记。”谭志国向新华社记者表示,帖文中反映的情况不是事实,是有人故意地无中生有,对他进行侮辱毁谤,“应该说这个帖子对我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我现在还不敢确定是谁,有可能是我平常得罪的人,也有可能是官场中的竞争对手。”谭志国认为,他平时公开的活动比较多,互联网上的内容也很多,很可能是别有用心的人将这些信息串联起来编撰的故事。谭志国称,帖文一事他已向恩施州公安局领导汇报了,组织会将这个事查清楚。

采访谭志国的新华社湖北分社记者冯国栋,事后向本刊记者转述说,这次对谭志国的采访是新华社北京总部安排下来的任务。11月15日下午,冯国栋到达恩施后,打电话给谭志国提出采访意愿,但谭当即拒绝,说自己不想谈这个事。“在反复说明新华社的背景、实力和接受采访的利好后”,冯国栋说,正在参加某同事父亲葬礼的谭志国终于答应见上一面。当晚回到恩施后,谭坐到摄像机的前面。

冯国栋说,这是谭志国第一次就网络日记接受媒体访问,所以当天他谈得很放松,结束访问后谭志国说,这将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接受采访并澄清,以后要把精力放到工作里,不想因为这个分心。

在此后,确如冯国栋所转述的,谭志国拒绝了媒体的采访。本刊记者曾多次致电谭志国,一连几天,他的两个手机,一个关机,一个能打通但始终无人接听。但记者从恩施州公安局内部人士处了解到,谭志国依旧处于正常上班状态。

官员财色经

11月16日,就在谭志国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第二天,恩施州公安局副局长袁平和恩施州公安局政治部主任陈学经一起,也向新华社记者作了说明。据袁平介绍,恩施州公安局曾就此事召开局党委会议,会议通报了三点相关情况:

第一,谭志国本人表明从未写过相关内容的日记,并且至今从未开过微博,也从未在网上发过帖,所谓“腐败书记日记”是别人冒用第一人称刻意制作;第二,谭志国本人已经向组织提出书面请求,要求组织查清此事,一旦查出他有任何违法违纪行为,愿意接受法律或纪律的处罚,同时,也希望给他一个公正明确的结论;第三,党委成员一致认为,对公安民警不论涉及谁,只要涉嫌违法违纪就必然严肃处理,希望社会各界予以监督。

恩施州政法委书记、州公安局长李云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更是放言:如果谭志国真有问题,那么被“双规”的恩施州原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曾祥国,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行都会交代出谭,或者会有蛛丝马迹,但迄今为止,并没有任何关于谭志国有问题的线索。2010年4月,继湖北省恩施州原宣传部长吴希宁受贿630万元被捕后,原恩施州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曾祥国也被“双规”。

11月29日,恩施州纪委一位于姓负责人在回答南都周刊记者问询时表示,恩施州纪委对网络上谭志国日记所涉内容非常重视,第一时间派出了专人着手调查,由于调查还在进行中,内情不方便透露,一旦有了结果将对媒体公开,但何时公开,还没有具体时间表。

网络上热炒的谭志国日记,在恩施州公安系统也引起震动。46岁的庞楠,把帖子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在公安系统工作了20多年,现在还在恩施市公安局做干警的他认为,日记内容涉及恩施的部分,80%为真,但有一处重要硬伤。

在“腐败书记日记”中,男主角刚上任不久,局里年轻漂亮的后勤干事小徐进入了他的视线。随后,小徐频繁与他接触,并发展为他的情人。新华社记者认为,“小徐”并不存在。但庞楠说,很多在恩施市公安局工作的人,其实早就听说过“小徐”这个名字,细节上和日记记述的差不多,但故事发生地点不在咸丰县公安局,而是在恩施市公安局。因为谭志国,小徐夫妻多次吵架,后来两人离了婚。

目前还在恩施市公安局工作的胡永志,觉得谭志国是有度量的,他曾看到过几次队长们与谭志国怒目相向,甚至指着鼻子骂他,谭志国不做声地走了,胡永志还没听说哪个干警是因为这个被穿了小鞋的。而在恩施市公安局刑财科工作过的杜慧兰,前几年曾与谭志国楼上楼下办公。在杜看来,谭志国性格柔和,很少发怒,但他在工作上还是比较精明的,点子也多,比如他提出的城区“五分钟巡逻圈”、乡村“文明中心户”等设想,都非常不错。

杜慧兰告诉记者,在恩施市公安局做局长期间,谭志国每年通过司机方波经手报销的发票,都要在60万元以上。

“他一个月2000多元钱,他老婆在财政局工作1000多块,供他儿子在美国读书的钱从哪来的?”庞楠说。

在日记帖里,曾提到“谭志国老婆开了家蓝姐餐馆”。记者采访过的多位干警都曾在蓝姐餐馆吃过饭,而记者也从周边商铺老板了解到,他们都知道蓝姐餐馆是谭志国老婆开的。

蓝姐餐馆上下三层楼,这个装修并不算豪华的小饭店,生意很好,而茅台、五粮液之类的高档酒,至少800元一瓶。

“这么小的餐馆,有人一顿饭花了两万多,这不明摆着送钱吗?”杜慧兰说,以前公安局但凡有个聚会,什么三八妇女节之类的,都被要求到那里聚餐,餐馆门口,经常会有警车停着。

一般餐馆的收账会有些难度,可谭志国的蓝姐餐馆并没有这方面的担心,恩施市公安局刑财科会定期到餐馆看一下,看看是否有人在这里吃过饭,如果有,就把发票带走,过几天把钱再送来,蓝姐餐馆只收现金,从不转账,三五万元也一样。

举报人与发帖人

56岁的杜勇,今年3月份从恩施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退了休,他说,在恩施市公安局,找覃子斌比找谭志国本人还管用。

日记里提到“覃子斌与谭志国兄弟相称”,庞楠说,覃子斌手腕老到,能说,舍得花钱,在恩施是有名的混混,市局内部甚至有人提到过“覃政委”这一戏谑说法。

覃子斌,恩施东乡人,身高1.6米左右,社会活动能力强,开了一家齐进房地产公司,据说,在恩施和湖北省有很深的人脉关系。

2010年6月30日,覃子斌因敲贺孝辉敲诈勒索罪被逮捕。根据贺孝辉的讲述,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2009年10月底,覃子斌、贺孝辉参加一个酒席。贺喝多了,第二天醒来,发现随身带的一万块钱不见了。覃子斌告诉他,昨晚玩牌,贺孝辉输给从江苏来的一个商人1026万元。

不日,对方电话催还钱,并威胁贺。贺让覃子斌代为斡旋,最终谈妥的条件是,贺孝辉出200万了事。贺孝辉说,后来证明,这是覃子斌与那个江苏商人合谋设计的诈骗圈套,贺孝辉付钱以后,覃子斌与对方因分赃不均,对方来电话继续向贺孝辉要钱,并问贺到底给了覃子斌多少钱。贺决定报案。时任恩施市公安局局长的谭志国出面斡旋,最初调解,覃子斌、贺孝辉都同意了调解方案,到后来覃子斌又反悔了,他认为自己不欠贺一分钱,而之前谈判桌上商量好的1000万工程款,他不认账。谭志国发现,这两个人各执一词,结算数字差距太大,自己无法驾驭,不想管了。

调解失败几个月后,贺孝辉的搭档、恩施市物资局前局长汪学平在大街上被人打断了双腿。汪学平觉得自己没有得罪过什么人,直到报警后覃子斌的手下王军被抓获,他才认为这是覃子斌雇凶所为。但恩施市公安局对此并没有深入调查。

一边是覃子斌和谭志国,一边是贺孝辉和汪学平,双方剑拔弩张,相互不肯示弱。

贺孝辉觉得,要扳倒另一方,必须先扳倒谭志国才行,于是他和汪学平通过网络发帖和邮寄快递的方式,四处举报覃谭官商勾结,但60多封实名举报信发了出去,一直杳无音信。

贺孝辉否认自己与这次日记“发帖者”有任何关联。

11月15日下午,本刊记者联系到了发帖人“某_书_记”。他自称日记是他认识的一个人从谭志国的办公室里搞到的,内容绝对真实。但5天之后,“某_书_记”转了口风,表示这个日记是文学创作,是纪实小说,但幕后只是他一个人——白天工作,晚上写稿,写了五天,发帖两天。

“某_书_记”自称自己在北京工作,父母还在恩施。他说,虽然日记不是当事人所写,但日记内容是真实的,而且他文中从未点出“我”是谁,人物用了化名,于是不构成诽谤罪,对谭志国的自行匹配,他表示很无奈。

但南都周刊记者反复与“某_书_记”确认后得知,这位网友起码是与贺孝辉有过电话交流的,他听过贺孝辉、覃子斌的争斗内幕,“觉得很震撼”,日记上网后他也发给贺孝辉看过,“贺孝辉基本认可”。

也有媒体披露称,这个发帖人是汪学平朋友儿子魏某。记者联系到汪学平,在电话里,他称自己毫不知情,“我不知道,真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